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

读英烈事迹 谈励志感想丨湘江战役英雄团长——

更新时间:2019-08-02

  白志文,河北省易县人,满族,1903年出生,1929年12月参加湖北大冶暴动加入红军队伍,同年加入中国。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5军第5纵队教导队中队长,红3军团第4师5团连长、团长,第5师15团团长,红15军团第78副师长,补充师师长,陕北独立师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北岳军区第3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第1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华北军区补训兵团第2旅旅长。

  新中国成立后,任华北军区军政大学1总队总队长,河北省军区石门军分区司令员。1957年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离休后享受副兵团待遇。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全国政协第一至五届委员,河北省政协第一至四届副主席,1986年4月3日在保定逝世。

  1903年10月,白志文出生在河北省易县慕各庄(今龙泉庄)村,父亲是满族镶白旗正五品清朝官员,全家享受着朝廷俸禄。1911年,满清政府垮台后,白家断了皇粮,家境日趋衰落。父亲不会半点营生,白家只好靠母亲给人家缝补衣裳和白志文砍柴、采药换几文钱维持生活。1924年,由于遭受洪水灾害,白志文全家沦为乞丐,两个妹妹卖给人家当丫鬟。为了混口饭吃,白志文被迫远离家乡,去陕西参加了旧军队。

  当时的军阀部队,士兵们经常受到官长们的欺压打骂,吃尽了苦头。白志文身上也留下了永久的伤疤,心里留下了永久的恨。

  1927年春天,白志文所在部队在湖北与北伐军交火,被打得溃不成军,白志文趁机加入北伐军的新编第1师。

  郭子明,陕西渭南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后任红军独立第3师师长兼政委,1934年12月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时年35岁。

  白志文一到郭子明的连队,就感到和原来的部队不一样。郭连长不打骂士兵,不克扣士兵军饷,待士兵像亲兄弟,大家都愿意接近他、拥护他。

  白志文经常去找郭子明拉家常,从那里听到了不少新鲜事,什么北伐革命,官兵平等,穷人当家做主人等等。郭子明看到白志文很能干又很正直,提拔他当上了3班长。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为了铲除,对部队军官和骨干进行了大调整,大肆排斥异己,安插黄埔军校毕业军官,连长郭子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然被开除的,同时还开除了连队中和他交往比较密切的两个排长和三个班长。听说郭子明和被开除的几位排长、班长没有离开驻地,就住在附近的旅馆里,白志文和战友王愚趁机一同去看望他们,郭子明亲切地拉着他俩的手,相互谈了一会连队的情况。然后告诉他们,“我们准备去找红军。”白志文一听心也动了,恳切地对郭子明说,“连长,我也想跟你们一起去找红军!”郭子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不,你们能坚持就坚持,瞅准机会把全连拉过来。”原来白志文所在的新编第1师部队中,早已建立了党的秘密组织,其中有程子华、白玉杰、郭子明、王愚等员,领导着分散在部队中的几十名党员。这时王愚的员身份一直没有暴露。白志文和王愚听到老连长的嘱咐,一同答道,“请连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然后与白志文、王愚分手道别,随即找红军去了。

  郭子明一走,上级把连队军官和骨干进行了大换血。部队的情况一下子变了。连队中开始出现打骂体罚士兵的现象,甚至是愈演愈烈。新来的连长和几个排长、司务长一台戏,专门欺压士兵。有一天连队有几个士兵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发着高烧,上吐下泻,个别的没几天脸部溃烂,口吐白沫就死了。随之连队中有四十多人病倒。刚开始连长没有太理会,还破口大骂装死装病。等开始死了人,才知道连队流行起霍乱瘟疫。为了不再传染他人,白志文向连长请求,把病号集中起来,与没得病的人赶快隔离,请求卫生部门来消毒治疗,并由他来照顾这些生病的士兵。连长不冷不热的看看白志文,说,“好,就由你来照顾他们吧。”白志文为了给大家治病,到处寻找能治病的大夫,亲自上山采药,给大家熬药喝。半个月后,大部分人死里逃生,终于熬过了霍乱病灾,大家对他非常感激,都把他当亲兄弟。

  不久,白志文所在的新编第1师改编为独立15旅。1929年冬,被蒋介石派到湖北大冶、阳新一带驻扎,准备进剿红军。紧急指示程子华与何长工领导的红5军第5纵队里应外合发动兵暴,攻取大冶县城,削弱15旅力量。12月14日,独立15旅1营在程子华、白玉杰的领导下发动了兵暴,带领士兵投奔红军,白玉杰在起事中英勇牺牲。白志文所在的3营党组织得知大冶暴动的消息备受鼓舞,秘密串联了几个有正义感、有胆量的士兵,但因敌人对部队加强了防范和监视,他们只好等待机会再行动。

  新年前一天的晚上,白志文、王愚、辛长发、闻景慧、老穆聚在一起,大家都感到时机已经成熟,把连队拉出去投奔红军。他们正在商量发动暴动之事时,连队的通信员突然跑过来,悄悄告诉白志文,“连长把你们告到旅里了。说你们想闹事,你们今后可要小心了!”得到这个消息,他们当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趁机今晚就起事。于是八班长老穆带领班里的人,先收拾掉连长、司务长等那几个顽固分子。之后白志文把大家召集起来,向大家喊到:“9连的弟兄们不要怕,现在我们已经起义了,连队当官的已经被打死,我们现在就去找红军。愿意和我们走的,请大家迅速打点行装马上出发。”士兵们听了白志文的话,都表示愿意去找红军。在王愚和白志文的带领下,80多名士兵趁着夜色出发了。

  王愚和白志文带着队伍很快走出了部队防护区,急匆匆奔向苏区方向去找红军。起义队伍终于来到红军所在的村庄,出来迎接大家的是红5军第5纵队党代表何长工。当天,大家就更换了军装。参加了苏维埃政府召开的欢迎大会,并设酒宴热情招待大家。何长工代表红军讲话,“今后大家就成为战友了,希望你们要尽快融入红军队伍之中,成为一名为穷人打天下的革命战士。”战士们听到首长的讲话非常激动,有的战士感动的流下了热泪。在苏区白志文遇到了老连长郭子明,大冶兵暴领导人程子华、赵品三,大家激动地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党代表王愚秘密组织在暴动中加入的白志文、辛长发等在党旗下进行了庄严宣誓,他们决心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

  大冶兵暴,是白志文政治生涯中一个重大转折,使他从旧军队士兵转变成为一名员、红军战士,从此跟着踏上了革命新征程。

  1930年4月,红5军第5纵队接受了攻打阳新县的任务。白志文带领突击队员正向前冲锋时,突然一颗子弹从他的右大腿贯穿而过,他觉得腿一软,趔趄两步就摔倒在地上,鲜血从裤子中浸出来,不好受伤了。卫生员把他从阵地上背了下来。部队把他送到了老乡家治腿伤。为了尽快把伤治好返回部队,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白志文咬住被角,强忍剧痛,让卫生员拿刀在腿上长生生割开三寸长的口子,刮出里面的脓血……

  两个月后,白志文能下地走路了,告别了精心照顾他的房东大爷大娘,拄着棍子一瘸一拐地回到部队。他谢绝了党代表王愚让他继续养伤的好意,坚持上前线,大家称赞他是“拼命三郎”。不久,他所在的第5纵队并入彭德怀领导的红3军团。白志文任5师15团1连连长,从此跟随部队转战湖北、福建、江西一带,参加了袭击汀泗桥,两次攻打长沙,中央苏区一至五次反“围剿”战役,在频繁艰苦的战斗中经受了磨炼,逐步成长为一名坚强的指挥员。

  1931年,第二次反“围剿”时,红3军团打到福建建宁,将敌人一个师围在了建宁土城中。攻城战斗一打响,连长白志文带领战士迅猛冲了上去。

  建宁土城地形复杂,由于前进速度太快,冲进城内白志文身后只有十七个战士,大部队还在后面,他刚想派人去和后面部队联系,忽听不远处一个院子内人声嘈杂,像是有敌人。经侦查发现那里有二百多敌人正准备突围逃跑,时间紧迫,来不及向上级报告,白志文手拿两支驳壳枪跃上一处高台阶,冲着院里的敌人大喝一声:“缴枪不杀!我们是红军。”面对突然出现的红军,敌人吓得惊慌失措。白志文接着吼道:“1连在左,2连在右,3连上房机枪准备扫射!”战士们已经迅速占领了房顶、高墙,用机枪对准满院子敌人大喊:“谁动打死谁!”敌人搞不清外面有多少红军,吓得只好把枪放下,乖乖举手投降了。

  经过一年多的战斗考验,白志文良好的军事素质和敢打敢拼的战斗作风,给军团首长留下很好印象。军团长彭德怀亲自找他谈话,让他进红军大学深造,并破格将他由连长提为5师15团团长。

  白志文没有辜负军团首长的信任,在3军团攻打福建沙县一战中,又创造了通过挖坑道,把炸药运至城墙下,轰开城墙,部队成功入城,大获全胜的战例,受到军团首长的表扬。

  在第五次反“围剿”战役中,白志文所在的5师在广昌西部四十里外“把口子”,等待时机伏击敌人。一天下午,李天佑师长用望远镜看到侧面山头上,大约有两个营的敌军在修工事,就指着地图给白志文布置任务。他说,“这个山头上的敌人正在修筑工事,对我们明天的战斗很不利,你带人把修筑工事的敌人驱逐掉,你们要从罗家堡村两翼往上冲。”

  白志文接到任务后,立即回部队进行战斗安排。晚上,白志文就带着部队摸到山顶时,发现两个哨兵说笑着,其他的正在休息中,毫无戒备。白志文带着战士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他挥动着驳壳枪,大喊一声“打!”战士们将子弹雨点般向敌人射去,只用了二十多分钟,歼敌几十人,还活捉了十几个俘虏。第二天天没亮,敌人就向山头攻击,白志文立即安排3营杨营长把部队隐蔽好,自己带领2营迅速直奔山头,换下了1营后,又交代了1营下山的路线和隐蔽地点。白志文组织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听到阵地下面有刷刷的声响,他站起来命令道:“准备手榴弹……”话没说完。敌人的枪响了,一颗子弹从他的下巴左侧穿过,他一下子摔倒在地,满眼金星,鲜血顿时流出来,牙也被打掉两颗。此时,我们的机枪响了,手榴弹扔向敌群,敌人死伤一大片,敌人偷袭失败后退了下去。白志文被转移到安全地方,他的下巴已经脱臼说不出话来,罗元发政委跑上山来,见到团长受伤,赶紧让通信员送下山去。白志文示意阵地的部署自己熟悉,坚持要亲自指挥。就这样白志文忍着剧痛指挥着部队,他让部队首先用火力猛烈地压制敌人,敌人的冲锋队形一下子被打乱。白志文看着时机已到,伸出三个指头,命令司号员吹冲锋号,这时埋伏在山腰树林里的3营冲了出来,敌人突然受到侧翼攻击,纷纷逃窜下去。白志文这时又伸出两个指头,示意2营出击,司号员又发出号令,此时2营已运动到敌人后面,接到命令,他们对后退敌人一阵射击,敌人被逼进了小山沟里。这时白志文让司号员吹响冲锋号,部队从三面出击,将敌人包围起来,溃不成军的敌人只得举手投降,战斗打死敌人三百多人,俘敌二百多人,缴获枪枝六百多支,子弹七十多箱。战后,白志文被迅速送到军团卫生医院,军团长彭德怀亲自看望他,卫生部部长给白志文做了手术。1934年8月1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表彰有特殊贡献的指挥员,授予白志文三等红星奖章一枚。彭德怀军团长亲自为他授奖,并在大会上表扬了白志文勇敢作战、带伤指挥战斗的革命精神。

  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被迫放弃江西革命根据地,实行战略大转移。

  1934年11月末,蒋介石一面命嫡系部队追击红军,一面令粤、湘、桂军阀在湘江一线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地区。

  5师15团团长白志文、政委罗元发奉命带领部队在湘江渡口附近的新圩阻击白崇禧桂军一个师的进攻,保证中央纵队安全渡江。军团长彭德怀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坚持三至四天”,任务异常艰巨。

  桂军人多势众,武器精良,而红军战士武器简陋,弹药缺乏,战斗一开始就打得异常惨烈,桂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整团整营的向我军阵地轮番冲击。炸弹声、777753金光佛机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

  下午五点多钟,敌人冲上了4连固守的左翼阵地,如果失守,全团就会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白志文急红了眼,抓起四颗手榴弹,大喊一声:“团直属队跟我冲。”带领几十个战士向敌人冲去,展开了拼死战斗,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刺刀扎得敌人鬼哭狼嚎。

  两军相拼勇者胜,敌人开始溃退,白志文又拿起一颗手榴弹,还没来得及拉弦,只觉胸前一震,仰身摔倒下去。原来一颗子弹从他左肩窝打进,由后背穿出,左肺被击穿,两根肋骨被打断,血流不止。

  李天佑师长派人用担架抬着白志文渡过了湘江,昏迷三天才苏醒过来。不久,白志文被送到了中央纵队休养连,跟随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贺子珍、等,走过了一段难忘而艰难的长征路,带伤坚持爬雪山,过草地,胜利到达陕北。

  1936年2月,红军主力东渡黄河,周恩来副主席和军委机关及红军大学留在瓦窑堡。白志文被任命为补训师师长,受军委参谋长张云逸指挥,主要任务一是训练新兵,二是负责对中央和军委留守机关驻地一带警卫,防敌袭扰。

  7月下旬,白志文接到通知,立即到总部,周恩来副主席要见他。在保安县城的旧窑洞里,周副主席见到白志文说,“白志文同志,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本该让你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可是条件不允许啊!中央住在保安,左边几十里有个旦八寨,右边百十里有个宁条梁,由反动军队和地方武装占领,直接威胁着党中央机关安全。尤其是旦八寨,离保安很近,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你在江西经常攻城打土围子,有这方面经验,现把攻克旦八寨的任务交给你,给你两个团,一个参谋,两个通讯员,明天就出发吧。”临走周副主席将自己使用的望远镜送给了白志文。

  第二天,白志文带领部队赶到旦八寨,当晚接到签署的命令:“旦八寨划为军分区,白志文任司令员,黄春圃(江华)为政治委员,负责围攻旦八寨军事行动。”

  旦八寨坐落在一个陡峭的山头上,山下是一片平地,两条河环绕着。向山上望去,烟雾缭绕,旦八寨四周用青石垒起一道坚固的围墙,墙上还有很多枪口垛口,戒备森严。只有一条羊肠小道时隐时现地通到山下河水旁,这股顽匪约有200多人,不但武器精良、弹药充足,而且还存有许多粮食,匪首是地主团总曹俊章。反动派对这颗钉子十分赏识,经常派飞机来空投弹药、罐头,还轰炸围困他们的红军部队。白志文观察了很久,反复思索,面对旦八寨土匪占据的地形优势,他感到硬攻是不行的。寨子又高又陡,连云梯都架不上去,只有一条小道被敌人的火力封锁得死死的。他举起望远镜向旦八寨望去,突然,白志文眼睛一亮,紧紧地盯住那条小河,心里有了主意。他扭头对参谋长说,“今晚,把一个连队推过河去,在山下构筑工事,堵住他们抢水的道路,再把后山围死,防止他们逃跑!”

  回到驻地后,白志文立即把作战方案报告给周恩来,周恩来很快同意了他们的部署。围困开始了。按照计划,一个连队占领了小河的对岸,在河边修筑了工事。白天,他们藏在工事里躲避敌人的冷枪,并由大部队掩护他们。晚上,他们出来巡逻,防止山上的敌人偷水。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20多个团丁挑着水桶下来抢水时,被我哨兵发现,打死几个团丁后,其余的扔下水桶逃回了山寨。以后,匪徒在夜里几次下来抢水,但都被红军打了回去。

  一天夜里,只听寨子里突然枪声大作,白志文果断地判断说,“不好,敌人突围了。”于是赶紧调动部队。原来曹俊章带着残兵败将从寨门上溜下来时,被我哨兵发现,哨兵鸣枪报警。白志文立即命令关中红1团团长贾伟义带两个连迅速追击,不许放跑一个,又令陕北红1团团长郭宝山带一个连去堵截,不让土匪逃到洛川敌占区。郭宝山带着部队一直追到豹子川大树林,终于打死了曹俊章。

  打下旦八寨,缴获了大批,更重要的是得到了许多粮食,在部队极端缺粮的时候,解决了中央机关的吃饭难题,并扫清了通往延安的道路,解除了对中央机关的威胁。白志文不用强攻,而是智断水源围困敌人的战术,一时传为佳话。围困旦八寨的战斗,得到中央和主席的称赞。后来,毛主席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一文里,还提到了这一战例。

  打下旦八寨之后,白志文就接到中央发来的紧急电报,其内容是,西安发生事变,张学良扣押了蒋介石,令白志文带领关中红1团立即占领青化砭,之后前进三十里相机占领延安。白志文率领关中红1团连夜出发,马不停蹄地前进。青化砭守敌听到西安事变的消息已经全部撤走。我军未费一枪一弹,就在12月16日占领了青化砭。白志文接到毛主席亲自签署命令,“白志文带领所部迅速占领延安。占领延安后,白志文为城防司令,黄春圃(江华)为政治委员。”接到命令后,白志文率部直奔延安。1936年12月17日凌晨一点多钟,部队到达延安城下。根据情报,因西安事变的发生,守城的东北军部队,早已全部撤走。城内剩下的保安队,已被吓破了胆,丧失了战斗力。白志文派了几个陕北籍的战士喊话,“城上的兄弟听着,我们奉张副司令(张学良)的命令进驻延安,你们不要放枪。”也不知是他们真的以为张学良的部队来了,还是慑于我军的威力,便乖乖地打开了城门。白志文不费一枪一弹和平占领了延安城。进占延安城后,白志文首先将城内7个保安队500多人,集中进行编遣,除少数人留下当了红军,大部分发给路费遣送回家。对还留在城里的人员召开会议,宣传红军的抗日政策。同时,指挥部队肃清残匪,张贴安民告示,稳定城内秩序,为党中央进驻延安城作了充分准备。

  三天后,中央又下达了新的命令:白志文率关中红一团直奔瓦窑堡,牵制高桂滋部,保卫中央机关安全。政委黄春圃固守延安,迎接毛主席、党中央进驻。

  1937年1月,部队改编成陕北独立师,白志文任师长,张达志任政委。该师主要任务:一是保护延安到洛川的交通要道安全;二是肃清延安周边地区土匪。白志文命1、2团负责保护交通要道安全,自己带领第3团到黄龙山地区剿匪,一连转了3个多月,只消灭了一些零星残匪,大股土匪并无踪影。毛主席对剿匪工作非常关心。八月的一天,派人把白志文叫到延安,亲自听取汇报。毛主席说,“大部队进山剿匪,不能瞎摸乱闯,拳头打跳蚤,那还有什么好效果哟?你们要注意发动群众,多想办法。陕北的土匪一般都和当地会道门有联系,你们是不是利用会道门,想法打进去。”临走,毛主席还鼓励说:“三个月没消灭土匪不要紧,相信你们是会有办法的,保卫好延安,确保党中央安全的!”毛主席一席话,使白志文茅塞顿开。回到富县之后,白志文立即把3团长郭宝山等人找来。郭宝山原来是哥老会会员,对哥老会组织情况比较了解,白志文就让他在部队中找了六七个原来的哥老会会员,组成一个侦察小分队,潜入到周围村庄,很快弄清了土匪的老窝情况。一个夜晚,白志文带领部队,悄悄摸到土匪老巢,没放一枪一炮,120多名土匪迷迷糊糊地成了俘虏。白志文率领部队胜利地完成了剿匪任务。

  1937年10月,为了保卫延安,保卫陕甘宁边区,萧劲光领导的八路军留守处在延长县成立了“两延河防司令部”,司令员何长工,副司令员白志文兼任警备团团长,团政委李宗贵(赤然),主要任务是沿清涧、延川至延长一线黄河沿岸设防,确保延安右翼安全。

  1937年12月31日,日军占领河东渡口,在猛烈炮击我河防阵地后,300多人从凉水崖强行西渡黄河,白志文率警备5团依托有利地形,采取“半渡而击”的战法向日军发起猛烈阻击,迫使日寇退回东岸。

  1938年12月27日,白志文率部在马头关、凉水岩、泥金滩三个渡口,部署兵力,阻击企图进犯陕甘宁的日寇。1939年元旦,日寇在黄河对岸以炮火、机枪向我防地猛烈射击,并以十余架飞机投掷炸弹、毒气弹,造成我部分指战员中毒昏迷,日军趁势乘坐橡皮艇抢渡黄河。当敌人进入河中心距我军不足100米时,只听白志文一声令下:“打!”早已严阵以待的战士们向敌猛烈开火,日军的橡皮筏纷纷被打得漏气瘪掉,鬼子死伤100多人,尸体顺流漂走。日军损失惨重,仓皇逃向东岸。

  1939年5月上旬,日军再次集结2000多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分两路向白志文团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白志文率部凭着地形优势,在自卫军和陕北人民的配合下,给企图渡河的日军迎头痛击,打死打伤日寇多人,取得了河防抗日斗争阶段性胜利,保卫了党中央,受到和留守兵团司令员萧劲光的赞扬。

  1947年4月,白志文任晋察冀军区冀晋军区3分区副司令员兼后勤司令员。在野战军主力连续发起对军队的正太战役、清风店战役等战役中,白志文带领部分部队和民兵积极参战,以村落战、坑道战来扰乱、牵制敌人,组织好战场后勤保障,给主力部队有力支援。10月,清风店战役中,部队形成了一个大口袋,把敌人引到清风店一带围歼。白志文率部在一个阻击阵地阻击敌人,防止敌人逃出包围圈。敌人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向我阵地冲来,部队进行顽强阻击,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敌人丢下十几具尸体,掉头就跑了回去。这一战役全歼军主力第3军,活捉军长罗历戎,取得晋察冀部队转入战略进攻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11月,白志文又率部参加了石家庄战役。战前做了认真细致的准备,亲自带人到现场堪察地形地貌,制定进攻路线,在攻城战斗中,表现了良好的领导素质和指挥作战能力,率部有力配合了主力部队攻城,为我军城市攻坚战的首次胜利,为华北重镇——石家庄的解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白志文调任华北军区军政大学任总队长,1950年任河北省军区石门军分区司令员。无论在哪一个岗位上,都没有超过他在延安时期的职务,甚至是降级使用。他坚决服从安排,毫无怨言。长征后期在纵队机关休养时,他这个一团之长还给、李富春当了一个月的“火头军”。

  1955年白志文被授予少将军衔,而与他同期的团长、师长都被授予了中将甚至上将军衔,有人建议他去找找老领导,可他却说:“革命几十年,身边倒下了无数战友,我的老上级3军团参谋长邓萍、师长彭雪枫、洪超都牺牲在战场上,我负伤躺在担架上,抬过我的几个担架员也都牺牲在了长征路上……没有他们哪有我白志文,能活到解放,授个少将已经很幸运了。再去争名利、争地位愧对牺牲的同志啊!”

  1957年白志文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后,主要从事地方武装工作。由于红军时期他受过重伤,留下后遗症,长期带病坚持工作,坚持深入基层调查研究,认真落实毛主席大办民兵的指示,带领机关工作人员认真总结河北民兵对敌斗争经验,并取得了新时期无极县民兵建设的经验,为推动河北省后备力量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受到了国防部表彰。

  1962年春的一天,省军区王奇才政委找到白志文说:“老白呀,根据周总理指示,身体不好的老同志要退下来,组织上拟定你第一批离休,有什么想法和要求没有?”要说没想法那是不实事求是,但白志文想到的是他受党培养这么多年,成为一名将军自己感到很知足。他说,“我文化不高,在打仗时又负过重伤,我退下来,让给年轻有文化的人来干,有利于部队建设,我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离休命令一宣布,他二话没说,第二天就给新同志让出了办公室。

  离休后,白志文十分关心党的事业和军队建设,积极参加对后一代的教育,先后到机关、学校、厂矿和部队做传统报告300多场,受教育面达30多万人次。撰写了8万多字回忆文章,有些史料价值很高,得到全军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的肯定。《围困单八寨》《我军首次占领延安经过》《担架上的峥嵘岁月》等回忆文章在报刊上发表,成为后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1982年河北省军区决定提高白志文的职务待遇,可报上去两年多也没有消息。有人劝他去找找中央的老首长,他却笑着说:“组织上什么时候批什么时候算,我相信组织。”直到1985年他的副兵团待遇才批下来。白志文的夫人郭长春也是一位老红军,当年随部队爬雪山过草地,经受了血雨腥风和艰难岁月的考验,她的一生对党忠诚,对自己要求严格,与白志文一样,从不向组织要求什么。她在工作上支持白志文,在家里也坚决支持白志文的做法。儿女们说,爸爸妈妈一生坦坦荡荡,从不向党和国家索取什么,经常教育我们要多为国家做奉献,当好人民的勤务员。虽然我们在事业上没有得到他们的任何照顾,甚至对我们要求还很苛刻,但是想想爸爸妈妈他们的高尚品格对我们的影响,是留给我们的最好的最珍贵的财富。

  “读英烈事迹 谈励志感想”中小学生有奖征文活动,投稿邮箱。投稿时,请注明城市、学校、班级、姓名,并留下联系电话。